12.29.2010

Opinion on handling certain problems in voluntary surrender and meritorious service


An Opinion on handling certain problems in voluntary surrender and meritorious service (原文) has been issued yesterday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The Opinion makes further specifications on a 1998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原文), of articles 68 and 69 of the Criminal Law.

Voluntary surrender is constituted if a suspect hands himself in and confesses his crimes. Meritorious service is acknowledged if a suspect exposes other people's crimes or provides clues about other cases. Either of these circumstances allows a lighter sentence.

This used to be the case at least, because the Opinion seems to have turned statutory circumstances into discretionary ones. In so-called heinous cases and organized crime cases judges will enjoy a greater discretion to choose whether to apply article 68 and 69 or not.

Here's a rough translation of the Opinion, paragraph 8:
“If the conditions of voluntary surrender or meritorious service exist, but the circumstances of a crime are particularly heinous, the outcome of a crime is particularly severe, the defendant’s subjective viciousness and personal dangerousness are great, or if before committing a crime preparations to voluntary surrender or meritorious service were made to evade the law and escape punishment, a lenient punishment may not be given.
虽然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但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被告人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或者在犯罪前即为规避法律、逃避处罚而准备自首、立功的可以不从宽处罚。
[Concerning] ringleaders of criminal groups or principal offenders in joint crimes who expose, accuse or help judicial organs arrest accomplices who played a secondary role in the same crime, lenient punishment should be severely controlled. If a lesser punisment could cause an imbalance in the sentencing of the entire case, a lesser punishment is not given. If an equally serious offender in a different case was exposed, accused, or arrested through one’s help to judicial organs, a lenient punishment is given according to the law.
[Concerning] ordinary members of criminal groups and accomplices in joint crimes who perform meritorious service, the policy of lenient sentencing according to the law should be followed, particularly if they help to arrest ringleaders or principal offenders

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共同犯罪的主犯检举揭发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地位、作用较次的犯罪分子的,从宽处罚与否应当从严掌握,如果从轻处罚可能导致全案量刑失衡的,一般不从轻处罚;如果检举揭发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的是其他案件中罪行同样严重的犯罪分子,一般应依法从宽处罚。对于犯罪集团的一般成员、共同犯罪的从犯立功的,特别是协助抓捕首要分子、主犯的,应当充分体现政策,依法从宽处罚。
This attempt to strike the proverbial balance between leniency and severity comes one year after less stringent rules were made in the case of public officials suspected of corruption. The first condition of voluntary surrender - handing oneself in to investigators - does not apply to officials, who can be punished more leniently on the sole ground that they confessed to their crime.
Aside from this, the Opinion outlines in greater detail the circumstances in which surrender can take place, introduces a procedure to verify information and clues provided by criminal suspects, and nullifies the provision of clues obtained illegally.




SPC SPP Opinion on determining voluntary surrender, meritorious services and other sentencing circumstances in cases of misconduct in office


法发〔2009〕13号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印发《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
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解放军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
  现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印发给你们,请认真贯彻执行。
                 
二○○九年三月十二日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职务犯罪案件认定自首、立功等
量刑情节若干问题的意见
  为依法惩处贪污贿赂、渎职等职务犯罪,根据刑法和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结合办案工作实际,现就办理职务犯罪案件有关自首、立功等量刑情节的认定和处理问题,提出如下意见:
  一、关于自首的认定和处理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成立自首需同时具备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两个要件。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分子未被办案机关掌握,或者虽被掌握,但犯罪分子尚未受到调查谈话、讯问,或者未被宣布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时,向办案机关投案的,是自动投案。在此期间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的,应当认定为自首。
  犯罪分子向所在单位等办案机关以外的单位、组织或者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没有自动投案,在办案机关调查谈话、讯问、采取调查措施或者强制措施期间,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掌握的线索所针对的事实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没有自动投案,但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以自首论:(1)犯罪分子如实交代办案机关未掌握的罪行,与办案机关已掌握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的;(2)办案机关所掌握线索针对的犯罪事实不成立,在此范围外犯罪分子交代同种罪行的。
  单位犯罪案件中,单位集体决定或者单位负责人决定而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或者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自动投案,如实交代单位犯罪事实的,应当认定为单位自首。单位自首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未自动投案,但如实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的,可以视为自首;拒不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或者逃避法律追究的,不应当认定为自首。单位没有自首,直接责任人员自动投案并如实交代自己知道的犯罪事实的,对该直接责任人员应当认定为自首。
  对于具有自首情节的犯罪分子,办案机关移送案件时应当予以说明并移交相关证据材料。
  对于具有自首情节的犯罪分子,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结合自动投案的动机、阶段、客观环境,交代犯罪事实的完整性、稳定性以及悔罪表现等具体情节,依法决定是否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以及从轻、减轻处罚的幅度。
  二、关于立功的认定和处理
  立功必须是犯罪分子本人实施的行为。为使犯罪分子得到从轻处理,犯罪分子的亲友直接向有关机关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不应当认定为犯罪分子的立功表现。
  据以立功的他人罪行材料应当指明具体犯罪事实;据以立功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侦破案件或者抓捕犯罪嫌疑人要有实际作用。犯罪分子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时没有指明具体犯罪事实的;揭发的犯罪事实与查实的犯罪事实不具有关联性的;提供的线索或者协助行为对于其他案件的侦破或者其他犯罪嫌疑人的抓捕不具有实际作用的,不能认定为立功表现。
  犯罪分子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提供侦破其他案件重要线索的,必须经查证属实,才能认定为立功。审查是否构成立功,不仅要审查办案机关的说明材料,还要审查有关事实和证据以及与案件定性处罚相关的法律文书,如立案决定书、逮捕决定书、侦查终结报告、起诉意见书、起诉书或者判决书等。
  据以立功的线索、材料来源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能认定为立功:(1)本人通过非法手段或者非法途径获取的;(2)本人因原担任的查禁犯罪等职务获取的;(3)他人违反监管规定向犯罪分子提供的;(4)负有查禁犯罪活动职责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者其他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提供的。
  犯罪分子检举、揭发的他人犯罪,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阻止他人的犯罪活动,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的其他犯罪嫌疑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其中,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是指根据犯罪行为的事实、情节可能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案件已经判决的,以实际判处的刑罚为准。但是,根据犯罪行为的事实、情节应当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因被判刑人有法定情节经依法从轻、减轻处罚后判处有期徒刑的,应当认定为重大立功。
  对于具有立功情节的犯罪分子,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结合立功表现所起作用的大小、所破获案件的罪行轻重、所抓获犯罪嫌疑人可能判处的法定刑以及立功的时机等具体情节,依法决定是否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以及从轻、减轻处罚的幅度。
  三、关于如实交代犯罪事实的认定和处理
  犯罪分子依法不成立自首,但如实交代犯罪事实,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酌情从轻处罚:(1)办案机关掌握部分犯罪事实,犯罪分子交代了同种其他犯罪事实的;(2)办案机关掌握的证据不充分,犯罪分子如实交代有助于收集定案证据的。
  犯罪分子如实交代犯罪事实,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一般应当从轻处罚:(1)办案机关仅掌握小部分犯罪事实,犯罪分子交代了大部分未被掌握的同种犯罪事实的;(2)如实交代对于定案证据的收集有重要作用的。
  四、关于赃款赃物追缴等情形的处理
  贪污案件中赃款赃物全部或者大部分追缴的,一般应当考虑从轻处罚。
  受贿案件中赃款赃物全部或者大部分追缴的,视具体情况可以酌定从轻处罚。
  犯罪分子及其亲友主动退赃或者在办案机关追缴赃款赃物过程中积极配合的,在量刑时应当与办案机关查办案件过程中依职权追缴赃款赃物的有所区别。
  职务犯罪案件立案后,犯罪分子及其亲友自行挽回的经济损失,司法机关或者犯罪分子所在单位及其上级主管部门挽回的经济损失,或者因客观原因减少的经济损失,不予扣减,但可以作为酌情从轻处罚的情节。

Supreme People's Court Reply on whether the defendant's assessment of his own actions affects voluntary surrender


2004年3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12次会议通过)
法释[2004]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是否影响自首成立问题的批复》已于2004年3月23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12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2004年4月1日起施行。
二○○四年三月二十六日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2003年6月10日《关于被告人对事实性质的辩解是否影响投案自首的成立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被告人对行为性质的辩解不影响自首的成立。
此复

Supreme People's Court Research Office Reply on how to understand voluntary surrender by criminal suspects



法研[2003]132号
2003年08月27日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如何理解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的有关问题的答复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你院冀高法〔2003〕41号《关于如何理解和适用“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的请示》收悉。经研究,答复如下: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的规定,对于犯罪嫌疑人实施犯罪后潜逃至异地,其罪行尚未被异地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异地司法机关留置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Supreme People's Court Explanation on the legislation to use with regards to voluntary surrender and meritorious service

法释〔1998〕8号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已于1998年4月6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72次会议通过,现予公布,自1998年5月9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1998年4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72次会议通过法释〔1998〕8号)
  为正确认定自首和立功,对具有自首或者立功表现的犯罪分子依法适用刑罚,现就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
  (一)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投案。
  犯罪嫌疑人向其所在单位、城乡基层组织或者其他有关负责人员投案的;犯罪嫌疑人因病、伤或者为了减轻犯罪后果,委托他人先代为投案,或者先以信电投案的;罪行未被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有关组织或者司法机关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自己的罪行的;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经查实确已准备去投案,或者正在投案途中,被公安机关捕获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并非出于犯罪嫌疑人主动,而是经亲友规劝、陪同投案的;公安机关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或者亲友主动报案后,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又逃跑的,不能认定为自首。
  (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指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犯有数罪的犯罪嫌疑人仅如实供述所犯数罪中部分犯罪的,只对如实供述部分犯罪的行为,认定为自首。
  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嫌疑人,除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应当供述所知的同案犯,主犯则应当供述所知其他同案的共同犯罪事实,才能认定为自首。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后又翻供的,不能认定为自首,但在一审判决前又能如实供述的,应当认定为自首。
  第二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或者判决确定的罪行属不同种罪行的,以自首论。
  第三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对于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具体确定从轻、减轻还是免除处罚,应当根据犯罪轻重,并考虑自首的具体情节。
  第四条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已宣判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或者判决确定的罪行属同种罪行的,可以酌情从轻处罚;如实供述的同种罪行较重的,一般应当从轻处罚。
  第五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分子到案后有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包括共同犯罪案件中的犯罪分子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以外的其他犯罪,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具有其他有利于国家和社会的突出表现的,应当认定为有立功表现。
  第六条 共同犯罪案件的犯罪分子到案后,揭发同案犯共同犯罪事实的,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第七条 根据刑法第六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罪分子有检举、揭发他人重大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属实;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等表现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
  前款所称“重大犯罪”、“重大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标准,一般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等情形。
  

Supreme People's Court Opinion on voluntary surrender and meritorious service


最高人民法院
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
法发〔2010〕60号
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为进一步规范自首、立功的认定标准、查证程序和从宽处罚幅度,最高人民法院在深入调查研究、广泛征求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制定了《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现印发给你们,请认真组织学习,切实贯彻执行。各地在执行中遇到的问题,请及时报告我院。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
为规范司法实践中对自首和立功制度的运用,更好地贯彻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等规定,对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提出如下处理意见:
一、关于“自动投案”的具体认定
《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七种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体现了犯罪嫌疑人投案的主动性和自愿性。根据《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犯罪嫌疑人具有以下情形之一的,也应当视为自动投案:1.犯罪后主动报案,虽未表明自己是作案人,但没有逃离现场,在司法机关询问时交代自己罪行的;2.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供认犯罪事实的;3.在司法机关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主动交代自己罪行的;4.因特定违法行为被采取劳动教养、行政拘留、司法拘留、强制隔离戒毒等行政、司法强制措施期间,主动向执行机关交代尚未被掌握的犯罪行为的;5.其他符合立法本意,应当视为自动投案的情形。
罪行未被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发觉,仅因形迹可疑被盘问、教育后,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的,应当视为自动投案,但有关部门、司法机关在其身上、随身携带的物品、驾乘的交通工具等处发现与犯罪有关的物品的,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
交通肇事后保护现场、抢救伤者,并向公安机关报告的,应认定为自动投案,构成自首的,因上述行为同时系犯罪嫌疑人的法定义务,对其是否从宽、从宽幅度要适当从严掌握。交通肇事逃逸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应认定为自首,但应依法以较重法定刑为基准,视情决定对其是否从宽处罚以及从宽处罚的幅度。
犯罪嫌疑人被亲友采用捆绑等手段送到司法机关,或者在亲友带领侦查人员前来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并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虽然不能认定为自动投案,但可以参照法律对自首的有关规定酌情从轻处罚。
二、关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具体认定
《解释》第一条第(二)项规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除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外,还应包括姓名、年龄、职业、住址、前科等情况。犯罪嫌疑人供述的身份等情况与真实情况虽有差别,但不影响定罪量刑的,应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后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等情况,影响对其定罪量刑的,不能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犯罪嫌疑人多次实施同种罪行的,应当综合考虑已交代的犯罪事实与未交代的犯罪事实的危害程度,决定是否认定为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虽然投案后没有交代全部犯罪事实,但如实交代的犯罪情节重于未交代的犯罪情节,或者如实交代的犯罪数额多于未交代的犯罪数额,一般应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无法区分已交代的与未交代的犯罪情节的严重程度,或者已交代的犯罪数额与未交代的犯罪数额相当,一般不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
犯罪嫌疑人自动投案时虽然没有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但在司法机关掌握其主要犯罪事实之前主动交代的,应认定为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
三、关于“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和“不同种罪行”的具体认定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向司法机关主动如实供述本人的其他罪行,该罪行能否认定为司法机关已掌握,应根据不同情形区别对待。如果该罪行已被通缉,一般应以该司法机关是否在通缉令发布范围内作出判断,不在通缉令发布范围内的,应认定为还未掌握,在通缉令发布范围内的,应视为已掌握;如果该罪行已录入全国公安信息网络在逃人员信息数据库,应视为已掌握。如果该罪行未被通缉、也未录入全国公安信息网络在逃人员信息数据库,应以该司法机关是否已实际掌握该罪行为标准。
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如实供述本人其他罪行,该罪行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罪行属同种罪行还是不同种罪行,一般应以罪名区分。虽然如实供述的其他罪行的罪名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犯罪的罪名不同,但如实供述的其他犯罪与司法机关已掌握的犯罪属选择性罪名或者在法律、事实上密切关联,如因受贿被采取强制措施后,又交代因受贿为他人谋取利益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的,应认定为同种罪行。
四、关于立功线索来源的具体认定
犯罪分子通过贿买、暴力、胁迫等非法手段,或者被羁押后与律师、亲友会见过程中违反监管规定,获取他人犯罪线索并“检举揭发”的,不能认定为有立功表现。
犯罪分子将本人以往查办犯罪职务活动中掌握的,或者从负有查办犯罪、监管职责的国家工作人员处获取的他人犯罪线索予以检举揭发的,不能认定为有立功表现。
犯罪分子亲友为使犯罪分子“立功”,向司法机关提供他人犯罪线索、协助抓捕犯罪嫌疑人的,不能认定为犯罪分子有立功表现
五、关于“协助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具体认定
犯罪分子具有下列行为之一,使司法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属于《解释》第五条规定的“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1.按照司法机关的安排,以打电话、发信息等方式将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约至指定地点的;2.按照司法机关的安排,当场指认、辨认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3.带领侦查人员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4.提供司法机关尚未掌握的其他案件犯罪嫌疑人的联络方式、藏匿地址的,等等。
犯罪分子提供同案犯姓名、住址、体貌特征等基本情况,或者提供犯罪前、犯罪中掌握、使用的同案犯联络方式、藏匿地址,司法机关据此抓捕同案犯的,不能认定为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犯。
六、关于立功线索的查证程序和具体认定
被告人在一、二审审理期间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或者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该线索内容具体、指向明确的,应及时移交有关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侦查机关出具材料,表明在三个月内还不能查证并抓获被检举揭发的人,或者不能查实的,人民法院审理案件可不再等待查证结果。
被告人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或者提供侦破其他案件的重要线索经查证不属实,又重复提供同一线索,且没有提出新的证据材料的,可以不再查证。
根据被告人检举揭发破获的他人犯罪案件,如果已有审判结果,应当依据判决确认的事实认定是否查证属实;如果被检举揭发的他人犯罪案件尚未进入审判程序,可以依据侦查机关提供的书面查证情况认定是否查证属实。检举揭发的线索经查确有犯罪发生,或者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可能构成重大立功,只是未能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的,对可能判处死刑的被告人一般要留有余地,对其他被告人原则上应酌情从轻处罚。
被告人检举揭发或者协助抓获的人的行为构成犯罪,但因法定事由不追究刑事责任、不起诉、终止审理的,不影响对被告人立功表现的认定;被告人检举揭发或者协助抓获的人的行为应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但因具有法定、酌定从宽情节,宣告刑为有期徒刑或者更轻刑罚的,不影响对被告人重大立功表现的认定。
七、关于自首、立功证据材料的审查
人民法院审查的自首证据材料,应当包括被告人投案经过、有罪供述以及能够证明其投案情况的其他材料。投案经过的内容一般应包括被告人投案时间、地点、方式等。证据材料应加盖接受被告人投案的单位的印章,并有接受人员签名。
人民法院审查的立功证据材料,一般应包括被告人检举揭发材料及证明其来源的材料、司法机关的调查核实材料、被检举揭发人的供述等。被检举揭发案件已立案、侦破,被检举揭发人被采取强制措施、公诉或者审判的,还应审查相关的法律文书。证据材料应加盖接收被告人检举揭发材料的单位的印章,并有接收人员签名。
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证明被告人自首、立功的材料不规范、不全面的,应当由检察机关、侦查机关予以完善或者提供补充材料。
上述证据材料在被告人被指控的犯罪一、二审审理时已形成的,应当经庭审质证
八、关于对自首、立功的被告人的处罚
对具有自首、立功情节的被告人是否从宽处罚、从宽处罚的幅度,应当考虑其犯罪事实、犯罪性质、犯罪情节、危害后果、社会影响、被告人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等。自首的还应考虑投案的主动性、供述的及时性和稳定性等。立功的还应考虑检举揭发罪行的轻重、被检举揭发的人可能或者已经被判处的刑罚、提供的线索对侦破案件或者协助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所起作用的大小等。
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的,一般应依法从轻、减轻处罚;犯罪情节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类似情况下,对具有自首情节的被告人的从宽幅度要适当宽于具有立功情节的被告人。
虽然具有自首或者立功情节,但犯罪情节特别恶劣、犯罪后果特别严重、被告人主观恶性深、人身危险性大,或者在犯罪前即为规避法律、逃避处罚而准备自首、立功的,可以不从宽处罚。
对于被告人具有自首、立功情节,同时又有累犯、毒品再犯等法定从重处罚情节的,既要考虑自首、立功的具体情节,又要考虑被告人的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等因素,综合分析判断,确定从宽或者从严处罚。累犯的前罪为非暴力犯罪的,一般可以从宽处罚,前罪为暴力犯罪或者前、后罪为同类犯罪的,可以不从宽处罚。
在共同犯罪案件中,对具有自首、立功情节的被告人的处罚,应注意共同犯罪人以及首要分子、主犯、从犯之间的量刑平衡。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共同犯罪的主犯检举揭发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同案地位、作用较次的犯罪分子的,从宽处罚与否应当从严掌握,如果从轻处罚可能导致全案量刑失衡的,一般不从轻处罚;如果检举揭发或者协助司法机关抓捕的是其他案件中罪行同样严重的犯罪分子,一般应依法从宽处罚。对于犯罪集团的一般成员、共同犯罪的从犯立功的,特别是协助抓捕首要分子、主犯的,应当充分体现政策,依法从宽处罚。

12.22.2010

Aizhixing investigated by Beijing PSB and Taxation Bureau

This afternoon (Beijing time), the Beiji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nd the Beijing Taxation Bureau visited the offices of AIDS NGO Aizhixing (EN - ZH) to conduct investigations on its activities - a move that already took place in March this year. The ONG's legal advisor, Li Xiongbin, has been requested to provide full cooperation.

In the meantime Wan Yanhai - the founder of Aizhixing - is circulating a protest letter and a statement in Chinese that was already published in November. I am reposting post documents.



Beijing Aizhixing institute strongly protest against the harassments by Beiji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National Security Team and Beijing local Taxation Bureau

Posted by Beijing Aizhixing institute December 22, 2010

In the night of Dec.21, Li Xiongbing, lawyer and legal consult of Beijing Aizhixing institute(BAI) got a phone call from Beiji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National Security Team(PSBNST), said the Beijing PSB NST and the Beijing local Taxation Bureau(LTB) will come to BAI and stay in there to have an inverstigation, lawyer Li was required to cooperate without condition. So in this announcement we hope close attention of you can be paid to BAI and its employees, especially the safety of lawyer Li.

BAI strongly protest against the political persecutions that are going on by Beijing PSBNST and LTB. We require that Beijing PSBNST and LTB should stop all of the illegal actions of harassment and political persecutions immediately!

Since of the middle of January, 2010, when Beijing PSBNST banned the 16 years anniversary of BAI, over 10 government departments have harassed and imitate the activity of BAI, including: Beiji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Beijing State Security Bureau, Beijing Fire Department, Beijing PSB Haidian sub-bereau, Beijing PSB Enjizhuang police station, Beijing Haidian District Balizhuang street firefighters, the Propaganda Department, the education department, the press and publication department, Beijing Haidian District Commerce and Industry Bureau, Beijing Local Taxation Bureau Taxation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 Beijing Haidian District Social Security Bureau, Guang zhou PSB security team, Press and Publication department of HeBei Province, PSB of Liaoling Province, Shanxi Province and Yunnan Province. For details, please see the attached document.

Recent harassments on BAI is related to the issue of Wanyanhai, who is in charge of BAI, has atten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Award Ceremony on behalf of himself. One week before the Dec.10 award ceremony, a board member of BAI was required to have a conversation with Beijing PSB National Security, they warned, if Wanyanhai attend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Award Ceremony, he will not be able to come back to China and BAI will face more difficulties since BAI is still in an area that under their control. Soon after, BAI Legal consult lawyer Li Xiongbin was visited by people (December 7th) from both Beijing PSB national security team and Beijing Local Taxation Bureau Taxation Investigation department. They required lawyer Li quit the job of BAI immediately.

Beijing time Dec.21, a BAI employee of Kunming sub institute was required to have a conversation with the police station in Dec.22 afternnoon, and also in the same day, several policemen paid a visit to an employee’s hometown in Shanxi province to require the employee’s work in BAI and current location.

BAI call for the whole society that close and urgent attentions should be paid to BAI and safety of its employees!

--------
呼吁政府履行责任 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切实加强人权保护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2010121日世界艾滋病日声明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20101123日发布

我们注意到:2010121日是第23世界艾滋病日。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于去年确定2009年和2010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均为普遍可及和人权。据国艾办日前发下的《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做好2010年世界艾滋病日宣传工作的通知》中指出,我国2010年世界艾滋病日的宣传主题仍然是遏制艾滋,履行承诺,副标题是权益,责任,落实,旨在进一步加强领导,落实责任,采取更为有效的措施,全面实现艾滋病预防、治疗、关怀和支持服务普遍可及的目标,动员社会各界积极参与防治工作,关爱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及其家庭,消除歧视。
我们回顾到,
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给予人权保护乃是国际社会的一项共识。
《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条规定: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人人有权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除非依照法律所确定的根据和程序,任何人不得被剥夺自由。《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第五条规定:缔约国依本公约第二条所规定的基本义务承诺禁止并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保证人人有不分种族、肤色或民族或人种在法律上一律平等的权利,尤得享受下列权利:……(丑)人身安全及国家保护的权利以防强暴或身体上的伤害,不问其为政府官员所加抑或为任何私人、团体或机关所加。《联合国大会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的承诺宣言》(简称《承诺宣言》)指出:耻辱、沉默、歧视和拒绝接受现实的态度以及缺乏保密性等问题破坏预防、护理和治疗工作,增加了艾滋病对个人、家庭、社区和国家的影响,也必须予以解决;充分实现人人享有人权和基本自由是对付艾滋病毒/艾滋病的全球对策的一项要素,包括在预防、护理、支助和治疗方面可减低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的易受伤害性,防止艾滋病毒/艾滋病患者或可能感染艾滋病毒/艾滋病的人蒙受耻辱和歧视。
《联合国关于艾滋病毒/艾滋病问题的政治宣言》(简称《政治宣言》)指出:在全球应对艾滋病毒/艾滋病大流行方面,包括在预防、治疗、护理和支助方面的一项基本内容,是充分实现人人享有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并认识到解决耻辱和歧视问题也是在全球范围对抗艾滋病毒/艾滋病大流行的一项关键内容;为了采取全面的应对措施,我们必须克服任何阻碍人们获得预防、治疗、护理和支持的法律、规章、贸易和其他方面的障碍;承诺提供足够的资源;促进和保护所有人的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促进两性平等以及赋予妇女力量;促进和保护女童的各种权利,以减少她们易受艾滋病毒/艾滋病感染的问题;加强保健系统和支持保健工作人员;支持艾滋病毒感染者更多地参与;扩大使用已知的有效和全面的预防措施;采取一切必要行动确保人们能够获得拯救生命的药物和预防手段;并同样紧急地为今后发展更好的手段——药物、诊断和预防技术,包括疫苗和杀微生物剂。
我们进一步回顾到,
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给予人权保护是中国法律一项重要内容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享有的婚姻、就业、就医、入学等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第十条规定: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和政府有关部门应当组织开展艾滋病防治以及关怀和不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宣传教育,提倡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营造良好的艾滋病防治的社会环境。《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管理意见》指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不受歧视,他们享有公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社会福利。不能剥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工作、学习、享受医疗保健和参加社会活动的权利,也不能剥夺其子女入托、入学,就业等权利。
我们关注到,艾滋病防治领域的人权侵害事件正在不断发生
关键词一:田喜
田喜,现龄23岁,河南驻马店市新蔡县古吕镇人。因疑9岁时在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因输治疗感染艾滋病,201082日田喜在向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索要赔偿时,相继发生争执和砸坏公物行为,后被新蔡县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刑事拘留。822日,田喜被正式逮捕,至开庭前一直羁押在上蔡县看守所。新蔡县疾控中心出具一份材料显示:田喜是因为受血感染HIV病毒。而作为输血方的上蔡县人民第一医院,13年来从未给予田喜任何合理赔偿。田喜辩护律师梁小军向记者称,田喜的审判案并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我们要求院方当庭释放,等来的却是没有结果的宣判。不但逮捕过程存在非法问题,而且罪 名的细节尚有争论。而其父亲田德民则坚称田喜只因多年的进京维权被审判,他是被新蔡县县委书记贾印国骗回来的,中了他们设计的圈套!
关键词二:就业歧视
应届大学毕业生小吴今年参加安庆市教育中学招聘因为查出感染艾滋病毒被拒门外,他状告安庆市教育局和人社局要求被告录用他。20101112日下午3点,安庆市迎江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驳回了原告小吴诉讼请求,原告小吴没有在法庭露面是他的代理律师李方平表示要上诉。原告代理律师李方平他的上诉理由就讲,国家没有任何的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禁止艾滋病毒感染者进入教师这个行业,她说现在迎江区法院创造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大家可以通过司法确认的方式,限制艾滋病感染者进入某一个行业,这将涉及到上百万的HIV,就是艾滋病毒感染者的就业权利。
关键词三:严打、扫黄及其他
120105月以来,全国范围内开展大规模的扫黄打非行动,大批性工作者被抓捕、驱逐,部分转入地下工作状态,在性工作者群体开展艾滋病防治教育的人员正常工作受到影响,艾滋病防治教育进度受阻。
2)用安全套作为卖淫嫖娼的证据:在扫黄打非行动中,大量报道涉嫌将避孕套作为卖淫嫖娼的证据,违反了《预防艾滋病性病宣传教育原则》,涉嫌将避孕套作为卖淫佐证报道,导致性工作者在工作中不愿意随身携带安全套,大大增加了其感染的风险。20103月和7月,爱知行研究所两次致信国务院办公厅、卫生部、司法部、公安部、文化部、教育部、中共中央宣传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新闻出版署多个部委,举报十余家媒体的错误报道,迄今为止没有收到任何一个部门的回应。
3)抓捕同性恋者:北京牡丹园作为同性恋人群的交流活动场所,于20109262728连续数天遭到警察的搜捕,上百名同性恋者被警车带至公安局抽血化验。事件在群体中造成恶劣影响,也增加了在此从事艾滋病防治教育工作的民间组织工作人员、志愿者的人身风险。
42010年以来,中国公安部门在全国推广公安部大情报”7类重点人员动态管控系统,有吸毒史的人员被列入其中,名目为涉毒人员。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有过吸毒历史的人们如果使用身份证入住酒店,警察很快就会来到现场,对其进行是否正在吸毒的检查,对人们的隐私和尊严造成伤害,加重戒毒人员的心理负担和社会歧视,无助于戒毒人员重新认识自我和重返社会。时时刻刻会出现的警察前来强制尿检的情境,打击戒毒人员的信心。特别是,在吸毒人员中开展艾滋病防治和其他公益救助,需要戒毒人员参与,但参与公益活动的成功戒毒人士,却不断受到警察的骚扰,不断提醒其吸毒的经历,会导致逆反心态,破坏参与公益活动的积极性。
关键词四:骚扰
(一)北京爱知行研究所2010年以来遭遇的骚扰和打击事件
1
2010117日,筹备两个月的北京爱知行动项目和北京爱知行研究所16周年纪念活动,在北京市公安局的要求下,被迫取消。北京警方以本次活动邀请外国使馆和维权人士名义,114日,下令取缔这次会议。
2
20101月下旬和2月初,万延海访问杭州和武汉期间,与爱知行合作的组织负责人被当地公安部门谈话,部分人士被告诫不要接待万延海来访。
3
201031-15日,北京市恩济庄派出所派警车守卫在万延海的家门口,严重影响其个人安全和私人生活。
4
201033日下午,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原定召开国际性工作者权利日座谈暨性工作者与安全套问题报告发布会,发布爱知行给国务院等机构的举报信:关于10家媒体违反《预防艾滋病性病宣传教育原则》涉嫌将避孕套作为卖淫佐证的报道举报信》,举报《人民网》和《京华时报》等10家媒体违反《预防艾滋病性病宣传教育原则》,违反《艾滋病防治条例》关于公共场所推广安全套预防艾滋病传播的要求,严重破坏我国艾滋病防治工作。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呼吁卫生部和公安部等部委对要避免将避孕套作为卖淫佐证的报道政策落实情况进行调查,对违反上述政策的媒体进行批评和处罚。
5
32日晚上,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恩济庄派出所负责警员和北京市公安局公安干警先后来电话,询问33日下午会议的情况,说33日是两会开幕,下令取消这次活动。
6
2010318日,北京市海淀区工商分局在对北京知爱行信息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公司注册名称)进行年检时前来爱知行走访,拍照和取证,拿走《吸毒人员常见法律问题》一本作为证据,并做笔录,证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为未经注册名称但对外开展活动。参见附件。2009717日,北京公盟法律研究中心因为类似情况被北京市民政局取缔和查抄的情况。
7
2010325日,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稽查人员前来爱知行下达税务检查通知书。因为机构法人代表和主管会计不在办公室,经协商后,46日,税务检查人员再次来到爱知行,传达税务检查通知书等文件。这是北京市税务部门在1年半的时间内第二次对爱知行进行税务检查,第一次检查在20089月,检查2006-2007年的税务情况。本次检查针对2008-2009年和2010年前三个月。参见附件。2009年北京多家法律援助机构受到税务部门检查和严重罚款,公盟负责人许志勇博士因此被拘留4周。
8
2010330日,万延海应邀在广州的华南理工大学讲课,介绍性倾向和精神卫生议题,但中途被广州市公安局派来的警察叫停,讲课提前结束。331日早晨,广州市公安局2名警察前来万延海下榻的旅店,告诫他不要把机构活动带到广州来,到大学演讲要提前告诉广州市公安局。这是万延海先生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20年来第一次出差时遭遇警察访问和告诫。331日下午,广州市各高校接获通知,各大单位不得邀请万延海前来演讲。当天晚上,广州一酒吧被勒令停业,阻止万延海和当地人士分享。
9
2010420日下午,北京市消防局工作人员前来爱知行检查防火工作。
10
2010421日上午,北京海淀区八里庄街道办事处消防工作人员来访。
11
2010422日上午,警察前来万延海家敲门,警车守在万家院子门口。
12
423日,北京市公安局警员拨打万延海电话数十次。
13
20105月,北京市税务部门扩大对爱知行的调查范围,要求索取2002年机构成立以来的大量工作文件,严重威胁到爱知行工作中涉及到的个人隐私和志愿者的安全。
14
20106月初,北京市公安人员威胁爱知行法律顾问和临时负责人黎雄兵律师,要求他不要介入爱知行的工作,否则随时会把他抓起来。
15
20106月底,爱知行办公室所在的物业公司要求爱知行无论如何必须在租房合同到期后搬家。
(二)其他艾滋病防治组织受到的骚扰
1
、益仁平中心等民间机构长期被干扰,持续遭受工商、税务、社保、消防、警察、物业等多部门的检查、稽查等。、
2
、在国税局和地税局双重夹击下,北京爱源信息咨询中心法定代表人曾金燕1111日对外宣布了关于北京爱源信息咨询中心停业的声明 201031日国家外汇局新的外汇管制政策生效以来,爱源作为一个法律实体已经举步维艰,然而,爱源20109月份遭受国税稽查,至今未结案;20101111日又收到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第二稽查局的稽查通知。稽查局要求爱源提供各种合同、协议及附件等所有详尽的资料备查。
3
、从201010月起,致力于青年人公民权利教育的团体常坤的家近期受到安徽省临泉县地方政府的骚扰和威胁。日前,常坤的家发起人常坤先生对外发出求助呼吁。
关键词五:强制检测检测、告知
在近年来一些地方立法中,出现了众多与自愿检测、知情同意相违背的立法规定。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艾滋病防治条例》第四十三条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当在公安、司法行政部门的协助下,对看守所、拘留所、强制隔离戒毒所和监狱、劳动教养所等监管场所内被监管人员进行艾滋病检测,检测结果应当通报公安、司法行政部门。
2009
1019日,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中美艾滋病防治合作项目(GAP项目)的支持下,出台了《河南省艾滋病报病奖管理规范》,该规范用奖金鼓励公众向卫生部门报告通过婚外性行为、男男同性性行为和吸毒方式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群,其中门诊医生、实验室检测人员和其他疫情上报者将可获得100元奖金。
我们认为,缺乏人权保护将不利于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开展
1、以维稳为理由,对艾滋病维权人士的打压和抓捕从根本上将制约公民对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开展
作为艾滋病感染者的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数十年上访之路本身即是在救济缺失情况下的无奈之举。对于政府来说,正视公民维权本身也是正视河南艾滋病血祸的积极之举。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看见田喜在维稳的浪潮中被抓捕。艾滋病防治需要倾听公民的声音,特别是来自艾滋病感染者的声音。打压和抓捕只会带来对艾滋病感染者更大的伤害,进而会造成更为恶劣的艾滋病防治的社会环境。
2、就业歧视剥夺了艾滋病感染者的生存的权利,同时也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安庆市就业歧视案的判决从根本上创造了一个通过法律对艾滋病感染者进行歧视的判例。《艾滋病防治条例》命令禁止用人单位对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的歧视。然而,安庆市的判决却仍然从法律上肯定了歧视的合法性。一方面,就业歧视是对艾滋病感染者参与劳动、获得生活来源的权利的剥夺,将使艾滋病感染者陷入更为窘困的生活境地;另一方面,就业歧视得到肯定将会在社会大众中进一步使艾滋病被污名化,艾滋病感染者的生存空间将会进一步恶化;第三,这样的判例将会从侧面鼓励大众拒绝接受检测,因为一旦检测出来感染了艾滋病,既会遭遇污名化和歧视,同时还会遭遇生存的窘困。因此,就业歧视的存在从根本上来说是对艾滋病防治工作开展的极大阻碍。
3、高压打击不利于在高危人群中正常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
行为干预基础上进行有效的人权保护已经被证明是在高危人群中开展艾滋病减低伤害工作的基础。然而,目前中国开展的针对高危人群开展的高压打击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将安全套作为抓捕的证据将会阻碍在高危人群中推广安全套以减低伤害的努力;对毒品成瘾人群进行长久的动态管控将不利于毒品成瘾者的社区回归和伤害减低的努力。这一切的工作都不利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展开。在性工作和吸食毒品被认为是违法行为的情况下,需要政府不同部门统一协调,而不能顾此失彼,以免造成打压态势下艾滋病的高度流行。
4、对艾滋病民间组织的打压和骚扰将打击民间社会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积极性
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民间社会的参与,这是全世界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一种基本共识。中国艾滋病防治工作的开展在很大程度上也依赖于民间社会的共同参与,比如全球基金、中盖项目、联合基金等项目中都有大量的民间组织参与的身影。同时,倡导民间组织的参与也是中国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对全世界的一种承诺。然而,持续的打击和压制已经从根本上制约了民间社会的参与,这也会造成对众多民间组织参与积极性的影响。从根本上说,这将及其不利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落实和进一步展开。
5、立法对人权保护的忽略会成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大障碍
从新疆、河南等地的立法中可以看出,强制检测、随意告知的措施严重违反了上位法的规定。然而,需要引起关注的是,自愿检测、知情同意和隐私保护的基本原则乃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核心内容,通过立法挫伤这些基本原则将会造成更大的社会误解,将艾滋病进一步推向污名化,同时也不利于在高危人群和普通人群中开展检测等工作。进而会阻碍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有效开展。
因此,我们声明
1、人权保护不是纸面游戏,人权保护需要切实的行动和措施
从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在艾滋病人权保护方面,现实状况和法律规定呈现严重的脱节。法律有关人权保护的良好规定往往在维稳、严打、高压中无处寻找。因此,需要政府认真思考如何在现有环境中去落实艾滋病人权保护的具体规定,而不是让这些规定随波逐流。否则,这既是对法律权威的亵渎,也是对权力享有者和法律制定者——人民的亵渎。
2、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民间组织的参与
艾滋病民间组织来自于民众,在政府和民众,特别是感染者之间架起沟通的桥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没有民间组织的参与也不会有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有效开展。长久的骚扰、打击会挫伤民间组织参与的积极性,也会是艾滋病防治工作的一大损失。因此,需要政府认真考虑的是如何在现有政策和环境中积极的推进民间组织参与的可能性,使艾滋病防治工作中政府和民间组织良性互动成为一种可能。
3、释放田喜等艾滋病维权人士,促进维权活动的正常开展
田喜的案例说明,公民的维权举动会长久地遭遇地方政府的非正常干涉,这从根本上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对于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来说,要求赔偿和获得合理的说法是法律赋予的权利,如对他们的诉求予以积极考虑和认真的解决将会凸显法治的实效,进而反映政府善治的决心。因此,我们呼吁释放田喜等艾滋病维权人士,从根本上促进维权活动在法治的框架下正常开展。
4、严打活动应该对艾滋病高危人群的易感性给予足够关注
不管是性工作者还是毒品成瘾者,在严打活动中将会遭遇艾滋病预防工作,特别是行为干预的真空。这将会是艾滋病防控的一大威胁。这需要政府在日常管理中,对高危人群在艾滋病方面的易感性和脆弱性给予足够的关注,将行为干预和有效的健康注意义务与日常管理相结合。而不应该是在治安管理中消解公共卫生的努力和成果。
5、反对针对艾滋病人的就业歧视和其他形式的人权亵渎情况
针对艾滋病人的就业歧视和在地方立法中出现的强制检测、随意告知的情况是一系列艾滋病防治工作中的危险信号。我们反对这些阻碍艾滋病防治工作正常开展的现象的出现。同时我们也希望,这些不利于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方面应该在国家和政府的努力下能够迅速消除,为艾滋病防治工作提供良好的社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