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2008

Death penalty: Chengdu switches to lethal injection

Beginning from tomorrow, in Sichuan provice execution by lethal injection will replace execution by shooting.

Sichuan province has been experimenting with this method of execution since 1999. The drugs used for letal injection - costing USD 300 per injection - will be provided free of charge by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Execution by legal injection has been represented by the Renmin ribao as less painful, more "civilized" (文明) and "humane" (人道) than execution by shooting. The opposite seems to be true, instead. A couple of years ago Florida suspended all executions by lethal injections, because they were deemed cruel and unusual.

Drugs used for legal injections are normally barbiturates (as Sodium thiopental) which make the person unconscious, paralyzing agents (as Pancuronium bromide) and potassium, used to stop the heart muscle.

The combination of these chemicals should result in anesthesia. The person then experiences a respiratory and cardiac arrest. In reality the person often remains conscious while being chemically asphyxiated and - what is worse - totally paralized. Human Rights Watch has documented the problems of this method of execution.





Punishment
and power move from

the highly visible


the execution ground, the firing squad

to the invisible, to the secrecy of an aseptic execution van










2.27.2008

The theatrics of punishment

Courtesy http://www.n-tv.de




Unfortunately the source did not mention where or when this sentencing rally was held. But judging from the "Style-99" uniforms worn by the two officers in the picture above, it must have been after 1 October 1999.


2.22.2008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 移动通讯终端 声讯台制作 复制 出版 贩卖 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 移动通讯终端 声讯台制作 复制 出版 贩卖 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2004年9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23次会议、2004年9月2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26次会议通过)
  法释[2004]11号

  最高人民法院公告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 释》已于2004年9月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323次会议、2004年9月2日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届检察委员会第26次会议通过,现予公 布,自2004年9月6日起施行。
2004年9月3日

  为依法惩治利用互联网、移 动通讯终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通过声讯台传播淫秽语音信息等犯罪活动,维护公共网络、通讯的正常秩序,保障公众的合法权益,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的规定,现对办理该类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解释如下:
第一条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

  (一)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影、表演、动画等视频文件二十个以上的;

  (二)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音频文件一百个以上的;

  (三)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刊物、图片、文章、短信息等二百件以上的;

  (四)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的淫秽电子信息,实际被点击数达到一万次以上的;

  (五)以会员制方式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注册会员达二百人以上的;

  (六)利用淫秽电子信息收取广告费、会员注册费或者其他费用,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

  (七)数量或者数额虽未达到第(一)项至第(六)项规定标准,但分别达到其中两项以上标准一半以上的;

  (八)造成严重后果的。

  利用聊天室、论坛、即时通信软件、电子邮件等方式,实施第一款规定行为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以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

  第二条实施第一条规定的行为,数量或者数额达到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六)项规定标准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达到规定标准二十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第三条不以牟利为目的,利用互联网或者转移通讯终端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

  (一)数量达到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五)项规定标准二倍以上的;

  (二)数量分别达到第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至第(五)项两项以上标准的;

  (三)造成严重后果的。

  利用聊天室、论坛、即时通信软件、电子邮件等方式,实施第一款规定行为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以传播淫秽物品罪定罪处罚。

  第四条明知是淫秽电子信息而在自己所有、管理或者使用的网站或者网页上提供直接链接的,其数量标准根据所链接的淫秽电子信息的种类计算。

  第五条以牟利为目的,通过声讯台传播淫秽语音信息,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定罪处罚:

  (一)向一百人次以上传播的;

  (二)违法所得一万元以上的;

  (三)造成严重后果的。

  实施前款规定行为,数量或者数额达到前款第(一)项至第(二)项规定标准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达到规定标准二十五倍以上的,应当认定为“情节特别严重”。

  第六条实施本解释前五条规定的犯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一)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具体描绘不满十八周岁未成年人性行为的淫秽电子信息的;

  (二)明知是具体描绘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性行为的淫秽电子信息而在自己所有、管理或者使用的网站或者网页上提供直接链接的;

  (三)向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和语音信息的;

  (四)通过使用破坏性程序、恶意代码修改用户计算机设置等方法,强制用户访问、下载淫秽电子信息的。

  第七条明知他人实施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电子信息犯罪,为其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器托管、网络存储空间、通讯传输通道、费用结算等帮助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共同犯罪论处。

  第八条利用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声讯台贩卖、传播淫秽书刊、影片、录像带、录音带等以实物为载体的淫秽物品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非法出版物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有关规定定罪处罚。

  第九条刑法第三百六十七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淫秽物品”,包括具体描绘性行为或者露骨宣扬色情的诲淫性的视频文件、音频文件、电子刊物、图片、文章、短信息等互联网、移动通讯终端电子信息和声讯台语音信息。

  有关人体生理、医学知识的电子信息和声讯台语音信息不是淫秽物品。包含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电子文学、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

Bureaus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Beiji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Tianji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Shangha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Shanghai Prison ]

Chongqi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Anhu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Fujia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Gansu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Guangdo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Guangx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Guizhou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Haina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Hebe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Heilongjia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Hena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Hube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Huna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Inner Mongolia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Jiangsu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Jiangx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Jili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Liaoni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Ningxia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Qingha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Shaanx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Shanxi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Shando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Sichua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Tibet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website not available)

Xinjia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Yunnan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Zhejiang Bureau of Prison Administration 





2.13.2008

"Two robberies and one theft"

The Henan Higher People´s Court issued a circular calling for a crackdown on the so-called "two robberies and one theft" cases (两枪以盗案件) . Although the text of the circular has not been made public, the local media have mentioned that theft and robbery have been singled out for increased punishment. The crack-down will target the following crimes:

  • Theft of motor vehicles
  • Theft of livestock
  • Theft of agricultural machinery
  • Theft of electric equipment
  • Theft of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and last but not least sexual offences. Court presidents should show particular concern, and take an interest in the most serious cases. Whenever possible, principals and recividists should be subjected to an increased punishment. And not be eligible for a suspended sentence (缓刑).

Courts in Henan province tried 42.165 criminal cases in 2007. 37.54% of them - 15.829 - were cases of theft and robbery.

2.10.2008

劳教制度解决路径或将改变中国立法走向

Courtesy of Zhongguo Falv Ziyuanwang
69名专家学者联名建议废除劳教制度,日前入选2007十大宪法事例。劳教制度该不该废除、何时能废除的问题让人关心,而围绕这一制度的争议,以及接下来的解决路径对中国未来立法走向的影响,同样值得关注——

劳 动教养制度是我国公安机关根据1982年国务院转发公安部《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规定,实施的一项行政处罚制度。自从我国颁布了《行政处罚法》和《立法 法》之后,这项制度的合法性饱受质疑。因为按照《立法法》的规定,行政法规可以设定除限制人身自由以外的行政处罚。对公民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 能由法律规定。

但正如人们所担心的那样,如果取消劳动教养制度,而行政处罚中的行政拘留措施又不足以惩戒违法行为人,那么,在现实生活中 很可能会出现行政拘留期满释放——行为人实施违法行为——再次实施行政拘留——再次释放——行为人再次实施违法行为的恶性循环。所以,如果取消劳动教养制 度,而没有找到替代性的解决方案,那么,在一段时间内可能会出现比较严重的治安问题。

解决这个问题存在两种思路:一种是保留行政机关的行 政处罚权,但引入司法审查制度,由法院作出裁定,行政机关执行。或者在现有的劳动教养委员会中,建立一种准司法审查体制,由独立于行政机关之外的专家和社 区群众代表组成劳动教养委员会,在充分听取公安机关拟作劳动教养处理理由之后,经过评议,作出决定。另一种则是取消行政处罚权,建立轻罪法庭,将所有治安 案件提交法院作出裁决。

笔者认为,在短期内可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社区矫正法律,建立有社区居民、法律专家参加的劳动教养委员会,通过 法律的形式解决社区治安问题。但从长远来看,应当逐渐取消行政处罚中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把劳动教养制度合并成为我国刑罚制度的组成部分,在我国刑罚体系 中,针对轻罪设计特殊的惩戒规范。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公安机关自行立案、侦查,自行决定、执行的惩戒制度,最大限度地保护公民的正当利益。

在 解决劳动教养问题方面,我们既应加快法律制度改革,同时又不能盲目照抄照搬西方国家的法律制度,而应该根据中国当前治安形势,有选择地修改我国现行的法律 制度。笔者主张建立独具中国特色的司法审查体制,要求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必须请求司法机关予以审查,只有当司法机关审查批准之后,方能执行行 政处罚决定。

限制行政机关的权力,可以有很多途径。如果因为担心行政机关权力不足,造成社会治安环境恶化,而盲目扩大行政机关的处罚权, 那么,中国行政机关的权力将逐渐地侵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反过来,如果因为担心行政机关权力扩张,而盲目削减行政机关的处罚权,那么也同样会损害社会公众 的根本利益。在确保行政机关行政权力来源正当性的前提下,可以通过引入司法审查体制,确保行政机关在行使权力时,不出现滥用权力的现象。

在 30年改革历程中,我国颁布施行的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地方政府规章多达上万件,它们构成了中国法律体系的重要内容,对政府引导改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 用。但行政权力过大,缺乏有力制约,并因此对公民权利造成潜在威胁甚至现实危害的事实,正在引起全社会的警觉。在这种现实下,逐步限制行政机关的权力,就 不能不成为有关部门制定、修改法律时必须考虑的问题。